<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不會辯論的李誕贏了,不存在的“梅姨”刷屏,這年頭獨立思考咋這么難?

    原標題:不會辯論的李誕贏了,不存在的“梅姨”刷屏,這年頭獨立思考咋這么難?

    前些天,李誕火了。在盛產“杠精”的《奇葩說》上,李誕作為結辯代表,用一段九分鐘的發言,為反方贏得了觀眾的歡呼,李誕的言論也引起一番廣泛的討論。

    美術館著火了,一幅名畫和一只小貓,你救哪一個?這是一個簡單的辯題,無論救貓還是救畫都是個人喜好問題。無論做出哪一種選擇都上升不到道德層面,跟價值體系關系不大。但是不管是作為正方代表的黃執中還是反方代表的李誕,都已經是在遠離辯題的本義。黃執中和李誕都升華了主題,前者把貓比作是近處的哭聲、名畫是遠方的哭聲;后者把小貓和個人犧牲,名畫和偉大事業聯系起來。辯論最后因此淪為一場失序的狂歡。

    哲學家怎么看救畫or救貓?

    看來辯論還是得找專業的來,但若論最專業的“杠精”那一定非哲學家莫屬,在古希臘的城邦社會,哲學家專門教授青年辯論術,他們擅用哲學作為思想利器,上思天文地理,下辯牛鬼蛇神。

    牛津大學哲學教授邏輯學教授蒂莫西·威廉森在《哲學是怎樣煉成的》一書中,論述哲學的辯題有一個前提,“一方必須為一種命題辯護,而另一方反對這個命題,兩者都遵循邏輯學的嚴格規則。每一方都必須清楚地表明哪些前提(假設)他們可以接受,哪些前提他們要駁回”,此外,“還需要一些有聲望的人充當仲裁者的角色”。

    但是在救畫和救貓的這個論題下,實際上雙方都并沒有就前提達成共識,所以《奇葩說》的辯論才會離題,成為一種情緒宣泄,而離辯論的真義越來越遠。

    具體而言,美術館著火了,一幅名畫和一只貓,你救哪一個?這個辯題本身雖然簡單,但是它同樣很復雜,復雜在于條件的模糊性。所以在辯論之前辯論雙方都要就前提達成共識,比如貓,是一只什么貓?流浪貓、別人家的貓、你投入很多感情當做家人的貓……名畫又是什么樣的名畫?作為人類文化遺產的《蒙娜麗莎》《清明上河圖》,還是巴布亞新幾內亞一個畫家畫的畫(對當地人來說是名畫),抑或是你祖傳300年的名畫(你認為是名畫)……前提的不同,將會有無數個討論的空間,救貓還是救畫也會有不同的選擇。

    李誕的聰明之處在于他利用了觀眾的情感,以及年輕人對主流價值的叛逆,而且偷換了某些概念。倘若把觀眾換成了中年人(仲裁的角色要做到立場公正,所以要選擇不同身份的人,類似于陪審團的角色,當然我們無法這樣要求一個綜藝節目),李誕是否會贏?筆者作為一個年輕人,也認同救貓的選擇,但是李誕的論述并不能說服筆者,而且他的論述有些取巧,他的言論某種意義上說在迎合觀眾,比如只肯定人類最基礎的生存價值,否認人類對崇高的追求。其實這不只是李誕的問題,更是《奇葩說》本身的問題。

    蒂莫西·威廉森認為,哲學辯論的目的不在于讓人明辨善惡是非,而是培養個體獨立思考的能力,創造一種自糾系統與一個讓不同觀點理性碰撞的公共空間。而奇葩說距離這樣的討論空間尚有距離。

    但不管怎么說李誕、黃執中以及《奇葩說》至少讓大眾開始關切柴米油鹽之外的社會議題,并且試圖在辯論場上說服立場不同的對手,這也是一個良好的開端。真理就是在這樣的辯論中越辯越明,這也是哲學辯論的目的。

    《奇葩說》也折射出了很多人缺乏獨立、理性思考的能力。快節奏的信息分發沖擊著大腦,讓越來越多的人把思考的任務,交給了自己信賴的明星、KOL和綜藝。遇到一個熱點事件,第一反應是先看看別人怎么說,如果別人說的有道理,那就當做自己的觀點,拿來就用。從不考慮這個觀點到底是對是錯,說這個觀點的人又是站在什么角度。于是,反轉的新聞越來越多。看起來每個人都在發聲,其實卻輸出著一樣的觀點。

    比如,朋友圈刷屏的“尋找人販子梅姨”消息被證實發布方是營銷號,梅姨的照片也是假的;B站up主“路人A”利用漏洞薅淘寶店羊毛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但是一個叫“A路人”的鬼畜區up主,卻成為了眾矢之的、正義網民聲討的對象……

    看來,是時候學習下哲學了,因為哲學不僅僅是一門教授辯術的學問,而且可以教會我們獨立思考,而只有學會獨立思考你才不會淪為風中的左右搖擺的草、被人的收割的韭菜、大眾傳媒的犧牲品。

    最杰出的頭腦在思考什么?

    哲學,起源于驚異,致力于未確定之一切。在它之下,誕生了數學、天文學、心理學……無數人問過哲學有什么用?我們學習和研究哲學有什么意義?一談起用處,人們的第一反應就是那種可以立竿見影的,最好還能夠兌換成金錢的用處。所以一點都不奇怪,在一般人的眼里,哲學壓根就沒有什么用。

    蒂莫西·威廉森

    其實并非如此。蒂莫西·威廉森教授還講過這樣一個故事:讓-皮埃爾·里夫(Jean-Pierre Rives)是橄欖球聯合會的傳奇人物,是偉大的法國橄欖球國家隊1978—1984年間的隊長。在一次新聞采訪中,他談到了他對戰術的思考:關鍵在于,對你要試圖獲得的東西保有一個清楚和明白的觀念;然后,你應該把每一個復雜的動作分解為最簡單的組成部分,讓它們易于直觀,再從此處返回以建構整體。

    里夫雖然沒有點出法國標簽式的哲學家勒內·笛卡爾(René Descartes,1596—1650)的名字,但他遵從了笛卡爾對清楚和明白這兩個標語的需求和強調,也遵從了他的著作《探求真理的指導原則》(Rules for the Direction of the Mind)中的原則之一。法國的學校教授哲學課程,這讓哲學有了意料之外的用途。

    這個案例說明,哲學并不是某種完全與我們不相容的東西;它已經以各種瑣碎和重要的方式深入到我們的生活之中。但哲學究竟是什么?當今世界最杰出的哲學家又在試圖獲得什么?

    要回答這些問題,非蒂莫西·威廉森莫屬。蒂莫西·威廉森,被公認為是當今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之一,目前擔任牛津大學最為重要的四個哲學教席之一的邏輯學教授,主要從事邏輯學、認識論、語言哲學和形而上學的研究。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陳波認為蒂莫西·威廉森在當代西方哲學界有很大的影響力,他稱贊蒂莫西·威廉森的著作具有原創性和挑戰性,“威廉森為我們提供了某種參照和榜樣,那就是:堅持獨立且深入地思考,力求做出原創性貢獻”。

    蒂莫西修煉哲學已經超過四十年,哲學仍然是他最大的快樂源泉之一。他認為,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個哲學思考的種子,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通過哲學學習獲得樂趣。這一次,威廉森一反常態帶來一本寫給普通人的哲人養成入門《哲學是怎樣煉成的》,從普通常識到邏輯推理,為我們揭開了哲學的神秘面紗,帶我們進入哲學方法論的世界,教會我們如何講道理、如何獨立思考。

    哲學是怎樣煉成的?

    如果哲學是一棟大廈,這就是它的設計藍圖。《哲學是怎樣煉成的》不炒哲學史的冷飯,而是帶領我們從好奇心和常識出發,研究一個個具體的哲學問題(比救貓救畫更有意思也更值得探討的問題),一步一步進入哲學的神秘世界。

    在這個實用主義和功利主義盛行的年代,對于一切事物,人們都喜歡問這有什么意義?哲學有什么用?的確,哲學不能直接拿來用于生產活動,但這絕不意味著我們就要放棄哲學,反而物質生活越是發達,我們越要學會反思,用哲學的方式去思考。

    就像數學是其它自然科學的基礎,哲學更是所有學科的基礎,而且還是人類觀察和認識世界的底層邏輯。哲學為人類提供觀察和認識世界的思維方式與方法。其實我們生活中許多的煩惱,比如人生的困惑、職業的選擇、身份的焦慮、情感的迷茫等等,它的解決路徑就藏身在一個更大的“道理”之中,而這個“道理”就是哲學。

    對于普通人來說,也是要有哲學思維的,因為我們普通人也會面臨一些重大的選擇。比如你要進行考學,考哪個學校?要讀哪些專業?你要進行投資,把錢投到哪些地方去?或者說你要出國移民,到哪個國家比較好?……這些抉擇都是要奠基在道理的基礎上,不可能隨心所欲地說“我就想怎么樣”,還得講個道理——第一,你得說服別人;第二得說服你自己。

    你要為“將來的自己”負責,使得將來的你不會為今天作出的選擇后悔。那么,對于這樣一個重大的理由,是翻語文課本能找到,還是翻數學課本能找到?看《奇葩說》也不可能找到!能夠向你提供這樣類似思維訓練的就是哲學。

    對每個人來說,不管是要實現個人選擇還是個人成長,甚至構建良性公共討論空間,哲學的獨立思考都是必需的一種能力,都需要勤加學習和鍛煉,希望《哲學是怎樣煉成的》這本書對你有所啟發。

    [英]蒂莫西·威廉森 《哲學是怎樣煉成的》 胡傳順譯 未讀·思想家 2019年11月

    (本文由出版方授權發布,文 / 痛苦的蘇格拉底,編 / 俎燚楠,審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