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營收、利潤、市值全面落后,斗魚終究還是輸給了虎牙

    原標題:營收、利潤、市值全面落后,斗魚終究還是輸給了虎牙

    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趙磊

    編輯 | 周昶帆

    虎牙又把斗魚告了。

    企查查數據顯示,11月23日,武漢斗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被掛失信被執行人,案號為(2019)粵0113執786號,案件原告為廣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在此之前,這兩家國內游戲直播巨頭因惡意挖人等事件已擦槍走火數次,雙方互不相讓,在各個層面較勁。但最新的財務業績顯示,曾經和虎牙你追我趕各有勝負的斗魚,上市棋差一招后,已經逐漸被虎牙全面超越。

    北京時間11月27日,斗魚國際控股有限公司(NASDAQ:DOYU,以下簡稱“斗魚”)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Q3)財務業績,實現營收18.59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同期增長81.3%,略高于市場預期的18.52億元人民幣,但低于其Q2營收指引的19.5億元人民幣。

    利潤方面,斗魚實現連續三個季度盈利,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凈利潤7220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7%,值得關注的是,斗魚三季度的毛利潤同比大增451%,將毛利潤率從去年同期的6%提高到17%,意味著直播打賞商業模式還有更大的利潤空間。

    財報公布后,斗魚開盤上漲近4%,截至今早美股收盤,斗魚報收7.84美元,漲2.48%,目前總市值25.45億美元。雖然市場釋放出積極信號,但對比11月13日發布的虎牙財報,斗魚業績頓時黯然失色。

    虎牙在Q3實現營收22.65億元人民幣,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的凈利潤為2.06億元人民幣,目前市值為47.24億美元,在營收、利潤、市值上均穩壓斗魚一頭。除此之外,虎牙的財報也顯示出,其相比斗魚更具穩定性,各項財務指標都在穩步提升。

    斗魚曾經是公認的游戲直播“一哥”,可自從上市受阻慢了虎牙一步之后,斗魚積累起的先發優勢逐漸被消磨掉,反而開始處處落后于虎牙,這場曠日持久的雙雄爭霸,如今已勝負初現。

    斗魚核心數據全面落后

    如果擋住財報的標題,只看財務指標,斗魚和虎牙幾乎一模一樣。這兩家定位相同、模式相同、用戶相同的游戲直播公司處在完全競爭的關系中。

    本季度,斗魚交出的成績單并不亮眼,營收雖同比增長,但環比出現了負增長,跌幅為0.7%,Q3正逢暑假,這樣的表現說不過去。反觀虎牙,Q3繼續穩健增長,環比增幅為12.7%。

    斗魚虎牙營收利潤對比 制圖 / 燃財經

    過去7個季度,虎牙單季度營收均超過斗魚,但與此同時,虎牙的運營費用一直低于斗魚。在成本差不多的前提下,誰的組織運行更有效率,誰就能從牙縫里擠出利潤來,因此虎牙很早就實現了經營盈利,到現在已經連續八個季度盈利。而斗魚直到今年Q1才憑借利息和外匯差額等其他收入扭虧為盈,雖已連續三個季度盈利,但利潤空間不及虎牙,凈利率只有虎牙的一半左右。

    在主播分成和內容成本上,斗魚和虎牙相差不多,成本收入比分別為83%和82%,近兩年來,平臺方的搶人大戰緩和了一些,使得直播業務的毛利率有所提升,也為虎牙和斗魚相繼盈利打下了基礎。

    讓斗魚尷尬的地方在于,用戶數據上斗魚一直都是領先的,但更多的用戶卻沒能為斗魚貢獻更多的營收。相反,虎牙用更少的用戶創造了更大的價值。財報顯示,2019年Q3斗魚平臺的月活躍用戶數(MAU)達到1.64億,高于虎牙的1.46億,斗魚的付費用戶數高達700萬,而虎牙僅有530萬。

    斗魚虎牙用戶對比 制圖 / 燃財經

    在月活用戶數和付費用戶數均領先的情況下,斗魚的營收反而不及虎牙。據燃財經統計,過去7個季度斗魚的ARPPU(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均低于虎牙,證明虎牙用戶的消費能力整體上比斗魚用戶更強一些,或者虎牙的運營策略更加成功。

    成,大主播;敗,大主播

    回溯前兩年斗魚和虎牙的競爭策略,二者基本相同,都是靠重金簽約大主播來引流。在紅利尚存的增長期,這個方法效率最高,自帶廣告效果的大主播是拉新用戶的最優途徑。同時,大主播也能確保穩定的現金流。這個時期,大主播的議價權非常高,新平臺往往會為大主播支付原平臺的天價違約金,因此惡意挖人、毀約跳槽的事情經常發生。

    隨著流量紅利消失,斗魚、虎牙之外的游戲直播平臺紛紛離場,只剩下這兩家頭部平臺攜手進入存量博弈,在運營策略上逐步差異化。

    斗魚繼續堅持大主播引流的策略,手中掌握著最多的頭部一線主播,今年7月斗魚上市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斗魚與國內TOP100游戲主播中的50位簽訂了獨家直播合同,包括8位TOP10主播,其中簽約的48名前職業選手吸引了1.2億名觀眾。

    虎牙則認為自身用戶不適合采用大主播策略,因此采取了整體扶持腰部主播,平均用力的策略,更多依托公會,降低主播跳槽概率,流程化培育主播,靠分散流量降低平臺對大主播的依賴程度,在內容上采取更加多元化的舉措。

    不同的策略導致了不同的結果。斗魚大主播更多,人氣更旺,但收入成本一直偏高,毛利率偏低,利潤空間小,運營費用高,凈利潤低;虎牙雖然活躍用戶少,付費用戶也少,但附屬于公會的主播對平臺的忠誠度更高,用戶對平臺的忠誠度相應也更高,付費意愿和能力更強,同時公會也分散了平臺的運營壓力,降低運營成本,利潤空間很大。

    斗魚虎牙營收成本對比 制圖 / 燃財經

    斗魚也在調整自己的策略,前一段時間斗魚一手培養起來的頭部主播馮提莫合約到期,沒有與斗魚續約,而是考慮跳槽到虎牙或者抖音二者之一,致使斗魚再一次吃了頭部主播的大虧。除了馮提莫外,今年還有“青蛙”、“包子”、“久哥哥”、“神超”以及RNG俱樂部所有隊員都從斗魚跳槽到虎牙,主播充滿不確定性,導致斗魚的營收和財務整體也充滿不確定性。

    “部分頭部主播合同到期后會要求平臺支付高額續約費,而斗魚會對主播的投入產出的結果進行綜合考慮,這種情況下我們會放棄部分主播,停止續約。”在電話會議上,斗魚CEO陳少杰表示。

    不再迷信大主播后,斗魚正在尋找新的方向。為了挖掘新的用戶增長潛力,一方面,斗魚在聚焦游戲的同時努力完善直播內容生態,補充泛娛樂和秀場內容,開拓更多的商業化渠道,比如游戲發行、自制內容付費會員等;另一方面,斗魚加速布局海外,搶占空白市場。

    然而,斗魚已經在之前的策略上押注太多走得太遠,調整還需很多時間。至少目前,虎牙已經穩穩壓過一頭,未來能不能彎道超車還是個未知數。

    鷸蚌相爭,漁翁在后

    同時押注中國游戲和電競市場的斗魚和虎牙,受限于中國電競市場的商業化程度和內容付費意識的普及培育,目前正處在一個增長趨緩、急需尋找新增長點的階段。

    斗魚虎牙營收結構對比 制圖 / 燃財經

    和所有的直播類公司一樣,斗魚和虎牙的問題在于營收模式過于單一,直播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長期保持在80%以上。而直播對內容的依賴度非常高,一方面是頭部主播,另一方面是游戲內容授權,很難形成自己的競爭壁壘。

    就在斗魚虎牙圈地互斗眼中只有彼此的時候,外部威脅悄然出現。此前,快手曾披露其在游戲直播方面的相關數據,數據顯示,快手站內游戲直播移動端日活躍用戶超3500萬,游戲視頻用戶總日活達5600萬,活躍用戶超過斗魚和虎牙之和。

    對于短視頻平臺加入游戲直播賽道,斗魚CEO陳少杰在電話會議上稱,雙方有本質區別:“從用戶群體來看,我們與快手聚焦的游戲品類不同,斗魚平臺上主要是重度游戲玩家,玩家的質量好、粘度高,短視頻提供即景式觀看體驗,與直播平臺完整的觀看體驗有本質區別。”

    但拋開品類,從整體來看,傳統直播也是受短視頻沖擊最大的一個賽道,據QuestMobile數據,受短視頻的沖擊,斗魚、虎牙新安裝用戶規模同比有下降趨勢。在游戲直播外,直播帶貨、直播+垂類內容平臺、直播+教育、直播+社交等多場景應用使直播更趨向于成為一種傳播內容的手段,而不是把自己限制成為一個直播內容平臺,直播平臺的流量容易被比如快手這樣的短視頻+直播的平臺進一步分化。

    除了依賴頭部主播,游戲直播對于游戲版權和賽事轉播權的依賴也十分嚴重,不管斗魚還是虎牙,都無法繞開騰訊,不管是業務上還是財務上,兩大平臺的命運都被騰訊掌握著。業內也有分析稱,未來騰訊會主導斗魚和虎牙的合并,市場上也沒必要存在兩家幾乎一樣的公司。

    斗魚和虎牙除了關注彼此之外,外部環境的改變也要時時應對,比起打敗對方,更重要的是突破自己,降低對單一業務的依賴,尋求更多發展的可能。

    *題圖來源于視覺中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