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對話高西慶:中國股市賭性大,但不是賭場|“致知100人”第38期

    原標題:對話高西慶:中國股市賭性大,但不是賭場|“致知100人”第38期

    搜狐財經聯合《經濟》雜志系列訪談——“致知100人”第38期(點擊進入專題)

    本期嘉賓: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原總經理兼首席投資官、中國資本市場創建者之一 高西慶

    1988年,華爾街馬基羅斯律師所執業律師高西慶和紐約證券交易所交易員王波明從紐約回到北京,下決心籌建中國的股票交易所。高西慶那年35歲。

    在短短兩年時間內,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相繼成立,并用約三十年的時間達到了其他強國幾百年才能走完的發展歷程。如今,中國已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兩市市值超50萬億,股民開戶數近2億戶。

    近日,在接受搜狐財經和經濟雜志獨家訪談時,高西慶講述了中國資本市場從起草中國證券市場白皮書到上交所和深交所建立的細節。

    彼時的中國大陸,正是金融改革的時期。企業已開始發行股票和債券,股票交易市場也已經陸續出現在幾大城市,股票交易所呼之欲出。“即使沒有我們這些人鼓吹,資本市場也遲早會在中國出現,只是早一點,晚一點而已。”高西慶說。

    對于資本市場的本質,高西慶認為,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是可量化和計算的,但由于我國資本市場的管理機制存在問題,不少可量化和計算的內容容易受到宏觀政策的影響,因此我國資本市場的可預測性比較差。

    高西慶表示,資本市場發展的基礎是法治。我國資本市場需要改變當前的監管模式,做到“法無禁止皆可為”。

    高西慶強調,中國股市雖然賭性比較大,但并不是賭場,因為中國的個人投資者已經十分成熟。只有改變管理體制,并建立可量化和預測的機制,個人才能更好地根據風險偏好去投資,降低資本市場中的賭性。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回國前,你在紐約的工作令人十分羨慕,有沒有想過留在國外?

    高西慶:80年代時,中美兩國的經濟差距還很大,很多人覺得應該留在美國。但是我們這一代人是在吃不飽飯的環境中長大的,還有一些其他追求。

    當時,美國的媒體也問我為什么要回國。我說,美國物質豐富,各方面都很發達,但這些都是你們的祖輩奮斗出來的。我得讓中國的將來變得和你們一樣,甚至比你們還好。所以,是否留在美國對我而言并不是一個問題。

    在很多領域,中國還處于追趕階段,有很多顯而易見的可以改善的地方。站在別人的肩膀上往前走,因此當前在中國做出成績相對容易。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回國前,你們為國內建立資本市場做了大量的準備,當時你們是如何分工的?

    高西慶:當時我們不知道資本市場到底是什么樣的,所以并沒有明確的分工。

    我是律師,所以與監管相關的法律的內容,我負責得多一些;王波明在紐約股票交易所工作,所以關于交易所的內容由他負責;王巍、李青原則從宏觀經濟理論方面進行指導。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在自主調查了歐洲及亞洲大部分的證券交易所后,你得出了哪些結論?

    高西慶:通過調研美國、歐洲和亞洲地區的證券交易所,我發現雖然各國的證券交易所在法律法規和交易程序上有所區別,但是所有的法律法規、監管機制都脫胎于美國1933年的《證券法》和1934年的《證券交易法》。

    然而,即使各國的監管機制都脫胎于美國,但美國的機制更細致,邏輯更嚴謹。這主要是因為與其他國家的資本市場相比,美國市場更大、更復雜。美國當時是全球資金最主要的流入地,交易量占比超過60%,因此美國所考慮的問題要比其他國家多得多。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是否想過要是資本市場建立不了怎么辦?

    高西慶:決定做這件事情之前,我們就聽說國內正在進行金融改革。當時國內對資本市場有所需求,但鼓吹這件事的人比較少,而且多是從宏觀層面上鼓吹,微觀層面上基本沒有人做。

    像張曉彬、周小川這些走在中國改革開放前沿的人做了大量的工作,對資本市場的理解也比其他人深刻得多,我們便一拍即合。我們才能得到這么大的支持。中國這么大,不可能我們幾個人吹一吹牛,證券市場就建立起來了。這是不可能的。

    我們也想過,如果做不成,應該怎么辦。我和王波明定了一個五年的約定:在五年之內,不管碰到多大困難,我們都要繼續往下做。但是五年之后,約定就沒有了,我們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證券市場白皮書”被認可的過程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

    高西慶:每走一步都有很多困難。有人說我們是騙子,這是常有的現象。

    當年絕大多數人認為,證券市場是資本主義的核心,中國不可能建立資本市場。我們就用各種辦法,用最直觀和簡單的辦法去說服大家。一方面,我們要尋找各個大型公司的支持;另一方面,我們要讓金融系統的監管部門認可證券市場。

    當時我住在四環,每天要先騎十幾公里的自行車去找王波明,然后我們還要經常騎到不同的機構去尋求支持,比如中創、中農信、中信、中化、光大等。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如何看待證券交易所在那個時點成立?

    高西慶:回過頭來看,我們剛好比較幸運,剛好處在歷史的節點上。

    我想,即使沒有我們這些人鼓吹,資本市場也遲早會在中國出現,只是早一點,晚一點而已。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為什么會在如此緊密的時間內成立兩個交易所?

    高西慶:在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中,資本市場的創建非常重要。我們本來打算在北京建立交易所,后來因緣際會,卻在上海成立了首家證券市場交易所。

    我們在北京宣傳時,上海市市長便邀請我們去上海籌備證券交易所。1990年12月,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批準成立,這體現了我們國家領導人的智慧。

    深圳則是改革開放的最前沿,成立證券交易所的積極性很高,加上又有特區的政策,所以深圳建立證券交易所同樣先行先試。上海證券交易所建立時,深圳還沒有拿到批準,但是深圳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也請我們去幫助籌備。深交所開始試營業時,我們都在場,但是我們沒有大肆宣傳,很小心地開業了。

    一方面,這說明我們有一批人愿意努力去做這件事;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央政府愿意嘗試。如果沒有這兩方面的積極性,證券交易所也不會那么迅速地成立。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中國證監會和美國證監會的建立過程有何區別?

    高西慶:相同的是,中美兩國證監會建立的背景都是市場出現了問題。不同的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資本市場的建立往往是自下而上的,并由市場自發形成交易系統,等市場做大出現問題后,才會引入監管系統。

    中國證監會的建立則是自上而下的,然后再進行充分的設計。這主要與我國的體制有關。而且,我國證監會成立的時間較晚,可以站在他國的肩膀上,避免走彎路。

    與境外資本市場最大的不同是,中國資本市場上的很多行為都要經過批準。從法律層面看,美國《證券法》規定了禁止事項。一旦有市場行為對市場造成損害,對股民造成欺騙,美國就會出臺新的法律進行約束。現在我們已經認識到這一點,在公共治理上也在逐漸地改善。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你對當前資本市場的結構性調整有什么建議?

    高西慶:很多人將中國資本市場中的風險稱之為賭性。中國資本市場的賭性確實比較大,但我不認同中國資本市場是賭場的說法。資本市場所存在的賭性和賭博是不一樣的概念,資本市場的投資是基于對公司基本面的了解,是需要經過計算的。

    理論上而言,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以及對財富的創造都是可量化、可計算的,但是由于我國資本市場的管理機制存在問題,很多可量化和計算的內容受到宏觀調控的影響,達不到預想的效果,所以可預測性比較差。

    資本市場發展的基礎是法治,不僅體現在法律的完善過程,而且還體現在整個法律的執行過程、立法過程和修改過程,進而據此建立可量化和預測的機制,隨后個人再根據風險偏好去投資。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如何推進資本市場的理性投資?

    高西慶:在中國資本市場上,個人投資者較多,這個現狀無法改變。這是中國人的本性。

    中國股市不成熟,有人認為是因為個人投資者多,我認為這句話說得不完整。中國資本市場上的很多機構投資者也是散戶的行為模式。其實,比起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中國股市的個人投資者對股市的熟悉程度都不差,已經很成熟。

    中國資本市場上出現的“追漲殺跌,打一槍就跑”的現象是有原因的,因為現行的管理機制使投資者認為:如果打完這一槍后,我不跑,而是采用巴菲特式的長期投資,那么我不知道會死在哪兒。

    這是另一個問題,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解決。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你如何看待你在證監會、社保理事會和中投公司所做的工作?

    高西慶:相同點都是在為國家工作。我們這一代人講家國情懷,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

    證監會是監管部門,面對的是整個市場。在證監會工作,個人面臨資本市場巨大的誘惑,比如一夜之間暴富的機會,可能會把持不住。因此,監管部門的員工必須要保持清醒的認識:監管人員只是看門人,而不是主人。

    在社保單位工作時,我的主要任務是管理和投資社保基金。我一直鼓吹社保基金的監管機構和運作機構分離。我認為,監管部門和運作部門的功能是沖突的,容易引起很多問題。但是直到今天,這兩個架構還沒有分開。

    到了中投公司后,雖然也是管理國家的錢,但是這些錢要拿到境外投資。由于每一個市場都是有周期的,如果都把老百姓積攢的財富放在國內市場,對我們是不利的。拿出這筆錢放到國際市場上投資,如果國內市場出現問題,境外市場也能夠給予支撐。

    當時我是總經理,年底填報表就要填寫100多個國家,簽字簽到最后,手都抽筋了。

    搜狐財經&經濟雜志:你的工作經歷十分豐富,你是如何快速適應自己的角色的?

    高西慶:現在年輕人基本上都是自己做決定,或者父母幫著做決定。在我們那個年代,沒有選擇是很自然的事情。

    在這個機制下,有人過得很痛苦,但也有一部分人過得比較簡單。后者逐漸形成了一種思維方式,即不管是什么事,都努力把它做到最好。我就是過得比較簡單的人,干一行愛一行。

    其實在哲學上,沒有選擇是一個很好的事情。所以,我覺得這是心態問題。年輕人不要總是抱怨,可能不是別人的問題,是你自己的問題。

    (搜狐智庫原創稿件,轉載請注明:轉載自搜狐財經與經濟雜志聯合打造的“致知100人”系列訪談。)

    王均豪:大型企業必須多元化,企業家內涵在于他的生活意義|“致知100人”28期

    田國強:如果企業激勵制度做得不好,勤快人就會變成懶人|“致知100人”29期

    胡葆森:成功企業有清晰價值觀;房價不會大漲,也不會大跌|“致知100人”30期

    對話謝毅:誠信和品質是公司生命線,對中國經濟充滿信心 |“致知100人”31期

    陳湖雄:不要過度追捧風口,每個行業都能誕生世界級企業|“致知100人”32期

    對話沈國軍:企業發展一定要順勢而為,滿足市場的需求|“致知100人”33期

    對話魏東:網約車新玩家會不斷入場,但不會再有混戰|“致知100人”34期

    對話項興初:未來汽車業態將發生巨變|“致知100人”35期

    丁遠:越是對外開放的行業,競爭力越強;企業不要懼怕競爭|“致知100人”36期

    晏平:管理體系全面學華為,要增加員工收入提高他們自信|“致知100人”第37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