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搖號新政之下,該買學區房還是拼私立? 這屆家長太難

    原標題:搖號新政之下,該買學區房還是拼私立? 這屆家長太難

    本文由搜狐教育“格致計劃”top榜收錄,來源:東西兒童教育

    01

    憂喜參半的周末

    錢江晚報的一則新聞火了,粗看標題:

    “八年花費近百萬!上周終于過了個安然的周末!六年級娃的爸爸首次松了一口氣。”

    相信很多讀者和我一樣,還以為是娃順利上岸了,結果新聞內容是:

    上周五到周日,老陳的心理經歷著從未有過的跌宕起伏,不夸張地說,如坐了趟過山車。這種心情,也只有家有學娃的老父親老母親才懂得。

    老陳告訴記者,看到公民同招、全民搖號“官宣”后,讓他的心情瞬間“跌至谷底”——“當時,看到消息的第一個反應,是‘八年心血白費了啊’!”

    從幼兒園中班開始,老陳就送孩子進學科培訓班,從周一到周六、不論嚴冬酷暑,從不間斷,“我們的初衷是希望小孩以后能有更優質的教育資源。但優質資源只有那么多,競爭激烈,不努力不行。”

    老陳估算了下,8年來,花在孩子身上的培訓費可能都有近百萬了。

    “如果是以往的政策,孩子的成績通過自主招生進入心儀的民辦初中是妥妥的。但現在100%搖號,變成了拼手氣......”他下意識覺得,這虧大了啊!

    如果說剛聽到消息時是黯然神傷,到了周末,他和妻子慢慢調整好心態、淡定下來后,則是感受到了另一番風景。

    “回想這些年,我們一直沖在路上,被整個氛圍推著向前走,大家都太累了。現在如果整個環境有變化,也是個好事啊……沒必要的刷題、太超前的學習我們可以不做了,緩一緩,可以更關注孩子思維能力的培養了。”

    心態放松下來,老陳越發覺得,一家人周末例行的散步、遛狗也有滋味多了。

    杭城的秋天是很美的,以前的很多時候,老陳很難靜下心來欣賞秋色,而剛過去的這個周末,一家人的心境更恬淡,更能讀出秋景的意味。

    (圖片來源于網絡)

    其實半個月前,成都家長就先坐了一輪冰火過山車,段子是這么說的:

    2016屆考生很郁悶,民辦學校招生不許筆試了;

    2018屆考生更郁悶,磨劍多年的華奧賽取消了;

    2020屆考生最郁悶,大家居然要搖號拼手氣了。

    安媽是我相識多年的朋友,一個五年級娃的媽媽,她和老陳有相似的感受:

    “以前我想的很簡單,小學就是把基礎知識整扎實,成績中等偏上就可以,初中就近讀公辦,等娃兒大了,有足夠的承壓力,高中再沖。”

    安媽感嘆道:“可自從三年級進了補習班,和人家一比就顯出原形,感覺自己和娃都不夠努力。漸漸地雖然我內心對‘機械操練’還是不認可,但想要拿高分,就必須有速度、有準確度,只有刷題啊。這兩年的周末,娃兒都沒出去玩過……”

    (圖片來源于網絡)

    “搖號的官宣出來了,家里緊張的備戰氛圍少了,周末帶娃去公園轉了轉,看著娃歡呼雀躍的樣子,突然很心酸。”

    安媽神傷,不自禁地說:“現在回想起來,我都忘了教育孩子的初心了。這兩年的日子真不是人過的啊!不就是想選個好點的初中么?怎么就這么難?”

    不同的城市,相同的感受。

    我想,不只是老陳和安媽,我們大家都有“今后路該怎么走”的憂,也有“終于可以停下來喘口氣”的喜吧。

    (圖片來源于unsplash)

    02

    政策出臺,目的何在

    被掏空的老陳和安媽可以說是無數個中國家庭的縮影,在白熱化的升學競爭中,父母、孩子都在擇校的大鍋里熬煮著。

    “公民同招、全民搖號”這悶棍般的一招,讓這口大鍋降了點溫。

    其實成都、杭州不過先行一步,按教育部給各省下的“軍令狀”,今年年底之前必須全面落實民辦、公辦中小學同步招生。

    這份軍令狀源自6月份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下稱《意見》),《意見》第17條明確提出:

    “嚴禁以各類考試、競賽、培訓成績或證書證明等作為招生依據,不得以面試、評測等名義選拔學生。民辦義務教育學校招生納入審批地統一管理,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對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實行電腦隨機錄取。”

    剛開始這個重磅《意見》并沒有引起關注,大家是漸漸才發現風頭不太對。

    上周五東西黑板報剛轉載了一則新聞:大名鼎鼎的深圳百合外國語學校,因為組織暗含變相考核的體驗活動,重罰不說,還被取消了跨區招生資格。

    剛說要整治,立馬就出手,有了"動真格"的味道……

    為啥不早不晚,政策偏偏在這時候開始硬核?

    我在《據說南京家長已瘋:減負潮下,誰是贏家》里做了分析:

    我們的經濟模式已經從跟跑到了領跑,再沒有成熟路徑可依賴,創新成了發展的第一動力。這對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倒逼著現有教育體系改革。

    原本,發展民辦學校的初衷是為了探索教育形式的多樣性、走出一條解決不同需求的新路。

    結果倒好,大多數民辦學校不但沒奔向素質的遠方,反而是走公辦的路,讓公辦無路可走,在應試教育領地玩出了新高度:

    憑借著高超的“掐尖”本領、高薪挖老師的本事,日日不輟的刷題節奏,自然在成績上遠超公立,讓家長們趨之若鶩。

    而之前出臺的減負政策,大多作用在公立學校頭上,可光是公辦改、民辦不改,公辦的娃天天佛系零作業,民辦繼續贏在起跑線?不管哪個家長都坐不住,競爭的火藥味也就始終降不下來。

    在生源上斷了民校掐尖的手,主管部門的目的很明顯:

    公辦民辦應該各自發展特色,不要在唯成績論的道路上惡性競爭。

    (圖片來源于unsplash)

    03

    搖號對民辦學校有什么影響

    有家長說:

    這個政策,不就是招生行為上的一個約束嘛,真能有效么?

    你們不知道,對民辦學校來說,每年的招生大戰有多重要,拼的就是“掐尖”功夫。

    誰能搶到‘優質’的學生,誰就能傲視群雄,升學率就有了保障,要是遇見一個學神級別的人物,校長都可以親自出馬,各種套路無所不用。

    這一切都在證明一件事:

    不是牛校成就了牛娃,

    而是牛娃成就了牛校。

    教育產業化,早已運作出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篩牛娃出成績,有了成績就有了節節攀升的學費,有了學費就可以廣挖高級教師,有了高級教師就可以吸引更多牛娃......

    而100%搖號,最直接的效果就是掐斷了產業鏈的根基:牛娃!

    沒了筆試面試,不但民辦一貫以來的掐尖手段無處施展,還會有很多迷信學校但成績又不太理想的生源涌進來碰運氣,搖號面前娃娃平等嘛:)

    這樣選出來的孩子水平參差不齊、習慣千差萬別,老師上課很郁悶:講深點,大多數人聽不懂,講淺點,又出不了成績……

    這樣一來,少了純粹的學霸氛圍,又沒了初高中保底直升的殺手锏,民校的性價比大打折扣,還會是牛娃家庭首選嗎?而沒了牛娃代言,炫目的成績單又從哪里出呢。

    可以說,搖號政策這一鞭子,給大多數雞血民校降了降火。

    (圖片來源于unsplash)

    04

    民辦搖號,學區房又要漲價了?

    “那是不是該趕緊下手買一套學區房?”安媽放松沒幾天,又焦慮起來了,生害怕晚了,跟不上節奏。

    我笑說:“你還真當自己的錢是熱錢啊,拿在手里就燒得慌,不耗在補習班上,就要耗在學區房上?”

    學區房一樣有風險。

    政策不僅有公民同招,還有多校劃片。一個小區對應多個學校,就算買了學區房也不保證能就讀附近的好學校。

    這中間,還有“小學區or大學區”、“是不是貼牌、認親校”等等貓膩,一步不注意,步步皆是坑。

    而且,學區房基本上是不兼顧“住”和“學”的。

    最近橫空出世的“南京頂級學區房”,因為是“瑯小+29中”的雙學區,價格暴漲,但如果你以為幾百萬銀子買到的至少是個能住人的公寓,就太天真了。總面積13.2平米的它,是這個樣子滴:

    (圖片來源于網絡)

    若干年后,如有接盤俠還好,若是政策有什么變化,劃片一變,你得能夠承受房價滯漲甚至下跌的損失。

    我有個親戚,夫妻倆兒女雙全,爸媽和岳父母輪換帶娃,公積金比房貸多,生活可以說無憂無慮。

    為了大兒子讀小學,老婆要買學區房,咬牙借了150w,貸款250w,再貼上賣房的錢,換了一套房子。

    換房是挺激進的,不過家庭穩定無變故的話咬咬牙也能挺過來。

    結果,就在幾乎同一時間,婆婆突然查出食道癌。

    與此同時,進了名校的兒子一年級各種不適應,老師反復要求陪讀。

    在一家知名電商企業做管理的老公,又面臨互聯網寒冬引發的降薪……生活一下從歲月靜好變成了一地雞毛。

    也許你覺得這只是個例,但其實在經濟下行的今天,這樣的個例隨時都在發生,看似穩定的中產比想象中更脆弱。

    對絕大多數普通家庭來說,學區房并不是剛需品,而是奢侈品。

    (圖片來源于unsplash)

    看到這里,你可能會說:“民校搖號,學區房又有風險,那意思是我們普通老百姓就什么都別想,也別雞娃了?”

    這個問題,生活中也有很多媽媽問過我。

    我和大家一樣,也是一個孩子的媽媽,身處時代變化中,我也會擔心今天做出的選擇,是否會給孩子明天造成不可逆的影響。今天落后一步,是不是明天就跟不上大流。

    但有一句話,它始終縈繞在我心頭:

    為什么我們要把希望寄托于外部,惶恐于外界的每一次波動。

    而不是向內,向自己、向孩子尋求力量?

    我知道,好的學校有好的氛圍,有強大的師資有同伴的影響,這些是客觀存在的優勢。

    但并不是每個孩子都適合名校,家庭和孩子能不能承擔殘酷的競爭壓力是一說,路徑選擇是另一說。

    孩子是單品,不是標準品,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都能夠走“好小學—好中學—好大學—好工作”這條充滿確定性的道路。更何況,復雜多元的未來,已不再需要那么多確定性的人才。

    其實,除了拼民辦拼學區,你還可以——拼娃拼自己。

    這里說的拼娃,不是趕著孩子拼命刷題,拼命跟上別人的步伐,而是客觀看待自己的孩子,是金子,在哪兒都不會被埋沒。如果不是金子,干嘛非要去煉金爐?

    比拼娃更重要的是拼自己。

    曾經我們是追趕者,只需要鞭策孩子,“心無旁騖、一路狂奔”;

    如今我們是探索者,得家校共建,“策略盡出、摸著石頭過河”。

    當3年一搏的沖刺跑變成12年長跑,家庭教育終于有了時間和空間,此時此刻,如何引導孩子從簡單高效切換成多元復合的學習模式,正是我們可為的。

    前幾天,我一個朋友送考上劍橋的女兒去學校,剛剛回國。

    我們約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廳聊天,我笑問她:“怎么樣,人生贏家,傳授下你的教育經驗吧。”

    她想了一會,只說了一句話:

    這么多年下來回頭看,發現真實的教育次序是這樣的--

    孩子>家長>老師>學校

    這句話我深以為然,你呢?

    (原標題:這屆家長真是太太太難了,搖號新政之下,該買學區房還是拼私立? )

    注:搜狐教育“格致”計劃,發掘推廣教育行業優質深度內容,給讀者提供更具前瞻性的文章閱讀。歡迎關注微信搜狐教育(ID:sohujiaoyu)投稿,您的文章將會獲得搜狐網和搜狐教育網頁端、手機端推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