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鄱陽湖畔的候鳥守護人:37年救助候鳥超5萬只

    原標題:鄱陽湖畔的候鳥守護人:37年救助候鳥超5萬只

    為保護野生候鳥 鄱陽湖的護鳥人長期守護于此

    圖、文|呂萌

    編 輯|王珊

    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李春如繼續向濕地深處走去。

    滿是皺褶的黑色皮鞋上沾著泥土,寬松的棉麻西褲四周掛滿蒼耳籽。雖然已年過古稀,但他步伐矯健。李春如前方,幾百只大雁正在黎明將至的鄱陽湖邊棲息,李春如觀察著它們的狀況,一一記錄。

    一頂鴨舌帽,一只望遠鏡和一個保溫水杯,每天沿湖行走近7公里的路程,李春如在鄱陽湖畔保護候鳥已有37年。

    (早上6點,李春如在馬影湖邊的草地尋找大雁棲息的地方。)

    他曾是村民眼中的“瘋子”,也是不被家人理解的一家之主。從醫人到醫鳥,37年里李春如將全部的生活搭在了鄱陽湖這片水域的候鳥身上。用李春如自己的話來說,他的大半輩子都是“山上度夏日,湖里閱春秋”。

    (在馬影湖堤壩上觀察候鳥的李春如。)

    李春如74歲,是江西省都昌縣多寶鄉洞子李村人 。家在靠近鄱陽湖都昌湖區馬影湖邊一個半島上,這里只住了他一戶人家。早上5點李春如開始巡湖,其余的時間則在馬影湖邊的候鳥保護醫院照顧受傷的鳥。

    (李春如與馬影湖大雁保護協會成員在辦公室交流近期巡護工作的情況。)

    都昌縣境內擁有185萬畝的鄱陽湖濕地,每年秋冬,從俄羅斯西伯利亞、蒙古、日本、中國東北、西北等地飛來的60-70萬只候鳥在鄱陽湖過冬。位于鄱陽湖區北部的馬影湖因其優越的濕地環境成為候鳥抵達鄱陽湖的第一站。

    (大雁飛過馬影湖區上空。)

    在湖區,白鶴、東方白鸛等為代表種群的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鳥類有7種,小天鵝、灰鶴等為代表的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鳥類動物38種,省級重點保護鳥類69種。

    1980年,李春如的一次工作變故,讓候鳥成為了他日常生活中的陪伴。

    1969年從九江衛校畢業后,李春如便回到都昌縣城,成為縣醫院的一名內科醫生。受過專業院校教育的他很快成為縣城有名的醫生。然而1980年,因為李春如家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李春如被迫辭去了醫生工作。

    從縣城回到洞子李村,李春如變得少言寡語, “當時不想跟人打交道,情緒很低落,有點孤僻。有種想法就是不想見到人,想見到鳥,感覺鳥比人自由。”李春如回憶。每天,他一個人去山上放空,坐在樹下看著頭頂上的白鷺發呆。

    (李春如的屋內陳設簡單,桌子上堆放著關于鳥類的書籍。白天李春如很少在家中停留,因忙于保護候鳥,家中瑣事多半是妻子和兒子在打理。)

    (白天,李春如騎著電動車在家和候鳥醫院間往返數次。在村民眼中,李春如也從曾經不被理解的“瘋子”,變成了多寶鄉保護候鳥的名人。)

    一次村里突降暴雨,雷電交加,李春如家的后山上,正值發育期的白鷺幼崽從樹上掉下來,有的摔斷了腿,有的折斷了翅膀發出哀叫,有的奄奄一息,整個樹林一片狼藉。李春如從山上帶著370只受傷的白鷺回家,嘗試用醫治人的方法對受傷的白鷺進行包扎治療。經過一個星期的治療,310多只白鷺幼鳥活了下來。

    “人的腳骨折了需要兩個月才能愈合,鳥一個星期就能愈合,野生動物的生命力非常頑強,后來就有這個信心,把我所學的知識投向鳥。”李春如說。

    為了山上的夏候鳥,李春如將家里的田地雇人看管,自己則在山上搭起了簡易的帳篷,獨自居住,吃飯的時候才回家。 “山上熱的要命,還有蛇、蜈蚣,蚊子特別多。”李春如記錄著山上每一棵樹上的鳥窩數量,直到過了鳥蛋孵化期,才下山回家。等山上的夏候鳥飛走,他便去馬影湖邊看從北方飛來的冬候鳥。

    (李春如拿著望遠鏡觀察著湖邊遠處棲息的候鳥群。)

    “當時沒人理解他,村里人都覺得他是個瘋子,鳥也不是你李春如一個人的,憑什么不讓我們打鳥。”馬影湖大雁保護協會會長許小華說。

    在李春如的記憶里,2000年前鄱陽湖捕獵候鳥、盜取珍惜鳥類鳥蛋的行為十分猖獗。

    (一只翅膀受傷的蒼鷺,在李春如的候鳥救治醫院中康復。)

    1989年12月17日,李春如像往常一樣帶著手電筒和一只狼狗在湖邊夜巡。走了近20分鐘,他發現湖灘上有手電筒的光亮,狗叫著追過去,他感覺有情況,也跑過去,發現湖邊四個人正在裝捕鳥的“天網”。

    “你們是哪里的人?你們不能搞鳥!”李春如說。

    “你管我干什么,不關你的事!”話音剛落,其中一個人猛地向李春如撲來:“扎瞎你的眼。”并用手中的螺絲刀朝李春如眼睛刺去。李春如向后一躲,螺絲刀刺在了右臉上,至今臉上還留有一道疤痕。

    “那次很害怕,后來馬會長帶了幾個人去了,要不然就很危險了。”李春如回憶。

    2012年,李春如買下了原洞子李村村委會的幾間破舊的房子,將房子整體修繕,并購置了一些醫療器械,共花了13萬元,其中鄱陽湖保護區管理局為李春如贊助2萬元。

    (候鳥醫院外已經停工的候鳥康復水池。入院候鳥數量的增多,也意味著花銷更多。據李春如介紹,37年來自己花在護鳥上的錢已近百萬元。)

    (李春如定期會對候鳥救治醫院中康復的鳥進行復查,如今因為非法狩獵而受傷的少了,中毒的鳥也基本沒有了。)

    2013年李春如創立了鄱陽湖區的第一所民間候鳥醫院——中國鄱陽湖候鳥救治醫院。醫院里只有李春如一個人,醫治候鳥,采購食物,打掃衛生,看護受傷的候鳥都由他一人承擔。李春如給每個到這里救治的候鳥寫詳細的病例和確診結果報告。

    (一只右眼失明的蒼鷺,在醫院接受治療。“很難飛回天空了,只能在這里飼養。”李春如說。)

    (候鳥救治醫院中的鳥類標本。)

    李春如辦公桌上的幾個筆記本,是他從2010年至今每天記錄的候鳥日記。里面記錄著李春如每天尋湖時看到的鳥類種群、數量、活動環境,有時也會寫上幾句自己創作的關于候鳥的詩詞。

    (李春如每天都會寫候鳥日記,記錄巡湖情況。)

    在候鳥日記中,李春如提到最多的是一只名為“小白”的白鶴。

    “小白”是2015年11月21日從九江市彭澤縣送到候鳥醫院救治的一只白鸛幼鳥,因誤食噴了農藥的草,中毒嚴重。李春如初步診斷,它因酸中毒,出現中毒性腹瀉,身體脫水嚴重。通過體內輸液,李春如搶救了一天一晚才勉強給它救活。

    (李春如在康復室中給蒼鷺喂食。自2008年,李春如成為都昌縣候鳥保護管理局護鳥員,每月工資900元。李春如將每個月的工資全部為生病的候鳥購買了食品和藥物。)

    康復期間,李春如在候鳥重癥監護室中精心照顧著“小白”。考慮到它身體虛弱、不能自主進食,李春如從餐館買來鮮榨玉米汁,用注射器喂它。

    身體逐漸恢復的同時,“小白”和李春如的感情也越發深厚。每天,“小白”跟在李春如的身后一起巡湖,原本黃色的絨毛也逐漸變成了通體白色羽毛。

    (李春如和候鳥醫院的名聲越來越大,他開始定期接受縣里領導的慰問。“我不愛一遍又一遍地講故事,只想保護鳥。”李春如說。)

    “有時候就站在我肩膀上,長長嘴晃來晃去。我要回來,站在湖邊一喊,小白你過來呀,它就馬上會飛過來。”李春如回憶。

    小白的傷痊愈了,快到放飛的日子,李春如有些舍不得,但白鶴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總有一天要回歸天空。

    李春如帶著小白來到馬影湖濕地,試著放飛幾次,小白都在李春如身邊徘徊遲遲不走。“一些鳥類專家叫我不要給它喂食,后來我5天沒有見它,它飛走了。”李春如說。在放飛前,江西省林業局的工作人員在“小白”的身上安裝了追蹤器,李春如時常會詢問小白的行蹤。“最后飛到了黃河口,就沒了信號,不會回來了。”李春如說。

    從山上看護候鳥,到開設候鳥醫院,37年來李春如救治的候鳥近5萬余只。2014年,馬影湖大雁保護協會成立,包括李春如在內共27人,多數是多寶鄉村民。他們每天巡湖,及時將發現的情況通報匯總。

    (加入馬影湖大雁保護協會的多寶鄉村民在堤壩上巡查候鳥。)

    “現在好多了,在八十年代的時候鄱陽湖的候鳥沒有上30萬,現在有70萬了。”李春如說。據江西省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數據顯示,2005鄱陽湖水禽30種共計32萬只。2019年鄱陽湖保護區保護站共監測到53種候鳥,初步統計候鳥數量為28萬余只,比去年同期增加9萬余只。每年12月中旬到次年1月初是鄱陽湖越冬候鳥的遷徙高峰,近年高峰時期的候鳥數量為60萬只至70萬只。

    暮色之中,成群的大雁飛回了馬影湖的棲息地。“今年,應該還有30萬只鳥還沒有飛來呢。”

    (馬影湖堤壩上,李春如拿著望遠鏡準備夜巡。)

    (暮色之中,飛回馬影湖的大雁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推薦閱讀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