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半數學生難上公立高中,催生深圳“變形補習”記

    原標題:半數學生難上公立高中,催生深圳“變形補習”記

    深圳教育商城“百花新天地”

    在深圳上普通高中越來越難了。

    今年,深圳中考人數近8萬人,比去年增長約8000人;中考平均分比去年提高3分以上,高分段人數明顯增加;唯獨下降的是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從47%下降到45%。

    這意味著,超過一半的人上不了公辦高中。事實上,深圳公辦普高錄取率不到50%,已經不是一兩年的事了。很多家長早早給孩子報上補習班,首要需求是平安上高中;其次再是追求名校。

    焦慮之下,補習熱幾乎“席卷”了深圳家長。學有余力補,學無余力也補;即便沒什么效果,也要跟風補。

    “大家都補,你敢不補?”一位家長反問。

    補習從二年級開始,“怕上不了高中”

    “快點,只剩四分鐘了。”某周二下午,在福田教育商城“百花新天地”的路邊,一位家長在催促孩子寫作業。

    作業是補習機構留的。小孩今年二年級,就讀于深圳名校荔園小學。4點20分從學校放學,她得接著趕下半場:5點上專注力補習班,共一個半小時。利用中間的40分鐘空檔,媽媽給她買了個椰子凍,邊吃邊寫補習班的作業。學校的作業,得等補習完回家再寫。

    小女孩作業寫得一臉不情愿,媽媽在旁邊數著手機里的倒計時,急得跺腳。

    “她定力不夠,所以給她報了這個班。”問及補習原因,媽媽如此解釋。除此外,她還給孩子報了數學和英語班。

    “她也補習。”小女孩從作業中抬起頭來,吐著舌頭,手指向旁邊的好朋友。

    “壓力太大了,要考到班上的前幾名才能上實驗初中,實驗只有兩個素養班,如果不是考上素養班,以后可能就要去技校了。”家長的表情很愁,“學位太少啦。”

    家長的反應可能有些夸張了。如果順利考上深圳實驗學校,孩子應該不太發愁高中沒書讀。畢竟,深實驗是深圳五大校之一,公辦高中錄取率已達到90%。但她的焦慮并非沒有緣由:深圳的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已有多年不及50%,家長生怕自己的孩子成為“被淘汰”的那50%。

    對于非名校的學生,上不了公辦高中的焦慮感則更加迫切。一名在龍華區普通中學就讀的初三生告訴記者,他在班上屬中上成績,有時寫作業到凌晨1點,每天睡不到7小時。從六年級起,他每周日在外補習,“就希望能上公辦高中吧,其他的不期盼了。”

    成績好是補出來的?小升初考未消失

    盡管沒有確切的關于深圳中小學生補習率的數據,但教培機構之間流傳著一個說法,深圳的參培率達到70%以上。作為名校云集的片區,百花的學生可能接近“人人補習”,一大動力便是為了準備名校的擇校考。

    百花新天地周邊有多所名校

    百花新天地內部

    “不愁生源。”某教育百花校區的校長告訴記者。這個說法多少能從學生口中得到印證。“只有班長不補,他是‘超學霸’。”一名三年級學生說。還有多位學生都表示,班上只有一兩個人不補習。

    “我應該從三年級就開始補習的。”一名今年六年級的學生很懊惱。他的補習生涯從四年級開始,目前報了語數英、游泳、物理共五科。除了游泳,都是超前學。

    他將補習的動力歸結為一種“壓迫感”。“四年級的時候發現,同一道數學題,我只會一種解題思路,別人會幾種。”在深圳實驗小學就讀,他的小升初目標很明確,就是上實驗初中部的素養班。

    上素養班得參加擇校考。明面上,政策早已禁止小升初考試、超前學,深圳市教育局今年更嚴厲懲罰了掐尖招生的名校“百合外國語中學”。但實際上,包括深圳實驗在內的多所名校,依然在偷偷舉行選拔考試。

    擇校考很難,但老師不會在課堂上教,于是催生出補習需求。名校生大多是超前學,初中就學完高中三年知識的很多。“成績好的學生都是補出來的。”

    許多學科補習機構都把名校升學率作為自己的招生金字牌,也因此,百花片區成為深圳許多教培機構的必爭之地。拿下百花片區,意味著拿下深圳八分之三的名校生。

    名校生熱捧補習,和減負關系并不大。事實上,這些學生的課內學習壓力已經很大。上述六年級學生告訴記者,有時寫完學校的作業已經10點,沒有時間做補習作業。“名校都減負了,那還怎么搞啊。”荔園外國語小學某老師直言。

    “不補習能考上素養班嗎?”這名六年級學生明確表示不行,還積極地勸他身邊的“不補習”學霸:去補習吧。

    補習就能好嗎?

    像上述擁有明確補習動力的孩子是少數,跟風、盲目的焦慮或許才是大多數。名校事實上更加如此。“大家都補,你不敢不補,氛圍在那兒。”一名家長說道。至于效果,可能很多時候談不上好壞,補習只是圖個心理安慰。

    一名在荔園小學讀五年級的學生說,他補數學和英語兩科,但學校的英語教得已經很難,補習班教的英語反而簡單很多。“那為什么還要補習?”男孩也懵,“不知道,反正家長讓補。”

    和被家長要求補習的小學生不同,很多初中生對補習形成了主動的依賴。一名初一生告訴記者,班上的同學上數學課時都趴著睡覺。原因是,“差生聽不懂,就指望補習。好學生提前學,就不用聽了。”

    這樣的例子或許不是多數,但也確實存在。過分依賴補習的代價其實顯而易見:同樣的任務,本應該在學校就完成,現在卻在一件事上花費了兩倍時間。而這課后的時間,原可以拿去自由玩樂。

    考高中、升名校、跟風補,大家懷揣的補習理由不盡相同。但只要上補習之船的人越多,錄取分數線就會越高,但能夠順利到岸的人并不會因此增加。

    “成績好是補習機構補出來的?”在深圳公立校教書十余年的董老師非常不認可這種說法,“學校教到80分,補習機構提了5分,最后錄取線變成85分,這個果實就被補習機構拿去了。”他還認為,如果補習就是訓練做題技能,而不是培養思維和方法,即使能夠考上名校,也可能在以后的學習中失去后勁。

    滯后的學位供給

    究其根源,學位供給跟不上人口的快速增長、以及教育質量的不均衡,是深圳補習熱背后的本質原因。

    深圳正處于人口的快速增長期。2019年中考人數中,深圳約8萬人,上海7.2萬人,北京6.7萬人,廣州9萬余人。上海、北京報考人數有所下降,廣州報考人數與去年持平,但深圳今年報考人數增加將近8000人。

    深圳中考人數迅速增加,一定程度上源于較低的入學門檻。2005年,深圳頒布全國門檻最低的外來人員子女就讀義務教育政策,非深戶只要滿足基本條件(核心是父母單方一年社保),就能申請義務教育公辦學位。目前深圳義務教育階段學位的72%、公辦學位的55%提供給了非戶籍學生,比例為全國最高。

    與此同時,深圳的高中學位增長明顯落后。2012—2019年,深圳普通高中招生數量從3.75萬增加到4.58萬人,八年累計增長率為22%,遠落后于同期約37%的中考生增長速度。僅就公辦普通高中錄取率而言,深圳已有多年不及一半。

    上不了公辦高中,私立校、職業高中是否為一個可行的選擇?恐怕對很多普通家庭是不現實的,私立校學費動則幾萬元一學期,上大學也依然是大部分家長對孩子的基本要求。

    針對學位緊缺的問題,深圳也在加緊高中建設。深圳計劃到2022年,新改擴建公辦普通高中18所,新增公辦普通高中學位3.41萬個。但現實層面上,深圳高中建設還面臨落地難等困境。另外,廣東省也在打通中職升本科的通道,2019年有4所本科院校面向中職學生招生,今后還會增加更多本科院校。

    其實,學位少是一方面,觀之北京、上海這些普高錄取率更高的城市,補習一樣火熱。增加學位供給能否緩解補習熱?也許可以降溫些許,但不可能把火熄滅。畢竟,優質的資源永遠是相對的,也永遠是稀缺的。

    “推動素質教育是很難的”

    如此升學壓力之下,素質教育的推動更加艱難。

    其實這些年來,深圳在推動教育改革、提倡素質教育的努力上已走在全國前列。

    2015年末,STEM政策風剛吹起時,深圳政府就率先發聲將投入5000萬元打造課程庫,面向全市遴選和委托開發好課程,以豐富學生在校內的課程選擇。許多學校也的確做出了嘗試,如深圳實驗學校中學部開設了包括形體、陶藝、服裝設計等20多門選修課。

    深圳對創客教育也是大力倡導。2016 年,深圳發布全國第一份城市創客教育指導文件,未來3年要在所有公辦校打造創客工作室,每個工作室每年資助30萬元。

    中考也在跟著改革。深圳去年的中考方案提出,探索把綜合素質表現評價、實驗操作納入高中招生考核,避免學生分分計較、過度競爭。

    某教育大語文的老師認為,深圳的小升初擇校考在近年已經有些變化,比如試題增加了與生活實踐相結合的部分。他也觀察到,學生對升學及素質教育的補習需求都在增長,百花片區的素質教育類機構也在變多。

    但整體上,在升學壓力之下,學生對素質教育類的增長需求仍是有限的。百花文化中心的一個STEAM機構負責人說,小學的家長相對還沒有那么功利,初中就真的是沒什么人學了。

    前述荔園小學二年級學生家長認為,“太累了,又要成績好,又要素質教育全面發展。”蔣永鋒對此則持悲觀態度,“除非中高考取消,不然怎么改都是一樣的。”

    學校和培訓機構有什么不同?

    家長對補習的追捧,本質上是因為對教育的重視和對教育資源的舍得投入。補習不必被否定,但可以改變、應當改變的是補習的內容。

    補習機構與學校教育相伴而生,但不應成為其“影子”或對手。兩者最好的關系是互補,而非競爭。學校教育可能很難做到個性化、多元化,補習機構應成為補充;而學校的功能是保障孩子的基礎教育,除了“教”學,還要“育”人,而不是成為另一個學科培訓機構。

    1、本文是 芥末堆網原創文章,轉載可點擊 芥末堆內容合作 了解詳情,未經授權拒絕一切形式轉載,違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過公關費、車馬費等任何形式發布失實文章,只呈現有價值的內容給讀者;

    3、如果你也從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報道,請您 填寫信息告訴我們。

    來源: 芥末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