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富二代直接捐樓進名校,家境一般的我就沒戲了嗎?

    原標題:富二代直接捐樓進名校,家境一般的我就沒戲了嗎?

    “一路買進常青藤”早就是美國高等教育界心照不宣的隱秘。有人優秀如最近大火的詹青云,也不得不負債百萬,負擔自己的學費。而與之鮮明對比的就是前一段的美國大學舞弊案,這些參與的家長耗資上億也要把自己的小孩送進名校。這兩者之間的對比,并不只是社會階級或是財富差距,更是美國名校的一樁隱秘——“擇富錄取”與比社會大環境中更為嚴峻的階級分化。

    “一路買進常青藤”早就是美國高等教育界心照不宣的隱秘。有人優秀如最近大火的詹青云,也不得不負債百萬,負擔自己的學費。而與之鮮明對比的就是前一段的美國大學舞弊案,這些參與的家長耗資上億也要把自己的小孩送進名校。這兩者之間的對比,并不只是社會階級或是財富差距,更是美國名校的一樁隱秘——“擇富錄取”與比社會大環境中更為嚴峻的階級分化。

    隨著《奇葩說》的播出,嘉賓詹青云——一位哈佛畢業的留學生近期也開始持續走紅,而她曾借款100萬就讀哈佛的事情,也成為留學圈中熱議不斷的話題。

    優秀如詹青云,由于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為負擔哈佛學費,就只能選擇負債百萬。

    與之相對的,則是雖學藝不精,但卻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富人家的孩子們,靠著家里雄厚的財力,他們自然也可以敲開名校的大門。

    只不過,通過這種方式進名校,花的可就不是百萬級別的費用了。

    一路買進常青藤的豪門巨富

    距離“美國大學家長舞弊案”的曝光,已經過去近九個月了。

    然而,這場美國教育界的大地震,多帶來的余震卻到現在也并未停止。

    “拔出蘿卜帶出泥”,隨著幕后主使辛格的曝光,他的客戶名單也被公諸于世。

    從《絕望主婦》的主演,好萊塢女星 Felicity Huffman,到花費上億人民幣把女兒送進斯坦福的中國巨富,再到最近案件參與者一一被判刑,這場風波到現在仍未停止。

    圖片為Felicity Huffman(右二)一家

    而圍繞著美國富人花重金以各種欺騙手段將子女送入名校的爭議也未平息。

    目前,辛格案已經有50多位社會各界名流和招生官被起訴,但美國校園中涌動著的金錢與階級的暗流,要比辛格案所暴露的復雜與龐大得許多

    而那些處在灰色地帶、為人們所默許的事實,才是美國教育的真相——美國名校的入場券其實一直是明碼標價,公開買賣的。

    美國名校一貫有“捐錢上大學”的傳統:美國的頂級富豪給大學捐個樓,捐個圖書館,然后自己的孩子就可以順利成章的邁進名校門檻。

    在2014 年,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FFA(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在起訴哈佛歧視亞裔時,披露了一個神秘名單,Z-List.

    這個Z-list其實就是一張夠格坐上哈佛直通車的人的名單。曾向高校捐出大額捐款的那些捐贈人,都有機會把后代子女或家人直接加在Z-List上,從而得到哈佛大學本科的錄取機會。

    這份名單的詳情不得而知,但是對于一些活在聚光燈下的富豪們來說,通過Z-list進入哈佛,似乎是一個瞞不住的秘密。

    比如川普的親家,美國房地產大亨查爾斯?庫什納的兒子賈里德?庫什納,其GPA和SAT都沒有達到哈佛的錄取要求,但在捐贈250 萬美元后,“神奇”地進入了哈佛就讀。

    前副總統阿爾?戈爾的兒子艾爾伯特,曾因吸食大麻被停學,又再因超速被學校處罰。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劣跡斑斑、成績平平的學生,居然被哈佛大學“慧眼”識中。

    “一位前哈佛校方官員”向《華爾街日報》的記者透露,艾爾伯特之所以如此幸運,是因為作為該校前監事的戈爾曾“為哈佛做了很多義務工作”。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女兒,也被美國媒體和民眾懷疑是Z-List 的受益者。

    Z-list被曝出后,英國媒體《衛報》曾用一個極盡諷刺之能事標題,直指哈佛大學買賣名額:《什么能讓你進哈佛?超有錢的父母以及他們手中的筆和支票簿》

    除去哈佛,“捐樓就能進門”,在其他美國名校也是秘而不宣的傳統。

    擁有總統父親,但GPA只有C的小布什,就被耶魯大學錄取;

    向布朗大學捐贈了一百萬美金的索尼影業主席邁克爾?林頓的女兒,則被布朗大學錄取;

    更讓人瞠目結舌的是曾被《華盛頓郵報》曝光的那些登上常青藤名校“特殊名單”的VIP申請者,以及他們接受到的特殊待遇。

    對于這些家里有礦還捐樓的申請者,學校會直接在他們檔案袋上貼個小紙條,寫著諸如“$500k. Must be on WL” (wait list)”(50萬美元,必須要上備選名單)這樣的小紙條。

    “捐款”似乎已經成為了這些美國名校與權貴之間最“甜蜜”的秘密。

    一路苦讀,

    也不一定能進名校的“寒門貴子”

    拋去通過作弊走偏門的,捐樓走后門的,剩下的名額是不是就能留給普通家庭的學生競爭了?

    如果是這樣,情況似乎還沒那么糟糕,畢竟豪砸幾百萬美金只為把孩子送進名校的家庭數量有限。

    然而,這樣的想法實在是過于樂觀了。

    比捐款和欺詐更可怕的,影響力更大的是——“傳承錄取”(Legacy Admission)

    而這個”傳承錄取“說白了,其實就是爸媽只要是名校出身,孩子多半也能上名校。在美國藤校圈甚至流傳著這么一句話,叫做“一代藤校,代代藤校”。

    根據英國《衛報》做的調查,在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喬治城大學和斯坦福,“校友之后”的錄取率會比尋常孩子高出三倍

    2017年末,哈佛大學的校報《哈佛深紅》(The Harvard Crimson)曾報導,今年得到哈佛大學錄取的所有新生里,有29%都來自于“傳承錄取”。

    無獨有偶,這個“三倍”原則適用于不少常青藤名校。

    據《普林斯頓日報》報道稱,普林斯頓大學15%的學生都來自于“傳承錄取”。

    除此之外,那些沒有傳承錄取資質的常規申請者中,能夠得到普林斯頓錄取的人只有11%,而在所有擁有傳承錄取資質的申請者里,錄取率則是普通學生的三倍,高達35%。

    如果把來自普通家庭的學生,和他們放在一起競爭,普通學生的SAT要高出整整160分,才能和他們站在一個起跑線。

    這種看似“無形”的優勢,卻足以把數以萬計的中產甚至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遠遠甩在身后

    而如果你是亞裔,情況只會糟糕。因為,拋開“貧富差距”的問題,亞裔孩子往往還要面臨“種族傾向”的問題。

    2018年,SFFA制作的“哈佛的財政和招生”報告,分析對照了2010年至2015年間哈佛大學的申請和錄取材料,其中包括16萬名學生的數據,分析報告指出,亞裔學生的成績的確被不公平對待。

    SFFA在報告里寫道:“一名亞裔學生有25%的錄取機率,但如果他是白人,錄取機率就會是35%,如果他是西班牙裔,他的錄取機率就會變成75%,但如果他是非裔,他就有95%的可能性被錄取。”

    “擇富錄取”的錄取機制,所造成的后果也不僅僅體現在錄取率上。“捐款”與“傳承”讓學下中出現了階層之別,學校內儼然復制了社會上的“貧富差距”。

    美國「機會均等計劃」(The Equality of Opportunity Project)曾耗時14年,對3000萬美國大學生的個人收入和父母收入做了一項系統調查:

    在美國38所知名高校中,來自社會 Top 1% 絕對精英家庭的孩子的數量,比占社會大多數的一般平民還要多。在我們所熟知的常春藤八大盟校,這種現象尤為嚴重。

    這就意味著,對來自普通學生來說,即便是雙腳跨過了藤校的門檻,成為“寒門貴子”,而他們也未必就此完成征途。

    《波士頓環球報》就曾報道過這些“寒門貴子”的處境。

    他們或許是通過藤校的貧困學生資助計劃被錄取,或許是履歷出色,接受獎學金得以支付高昂學費。但是,他們進入藤校后的經歷,似乎在暗示《一起來看流星雨》中權貴only的“艾利斯頓商學院”的事,或許不完全是瞎編。

    在報道中,有一位名為Ana Barros的哈佛學生。

    出身在治安混亂的貧困街區的Ana,突然有一天收到了哈佛大學的錄取信,甚至還有足夠負擔高昂學費的全額獎學金。

    深信自己,乃至全家命運會就此改變的Ana,沒想到進入哈佛后,她面對的確實焦慮和失落。

    出身和經濟背景讓Ana無法融入這所校園。當同齡人討論這一起去商場,逛一逛動輒幾百美金一件的精品店,或是相約國外度假的時候,Ana雖然未被排擠,但是也始終無法融入。

    不僅如此,富裕人家的孩子,往往表現地更從容,更自信,這些“窮學生”沒見過的精英世界,對他們而言,只不過是父母工作的日常。

    出生在工人家庭的Ted White,有時候會想“哈佛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就算進入哈佛可能會讓他就此遠離父母所過的捉襟見肘的生活。

    家境普通的我,就沒出路了嗎?

    世界如此不公,我這么努力還值得嗎?家境普通的我,就沒出路了嗎?

    不是!

    也許世界就是這樣,有人只是一鋤頭下去,鉆石便顯現出來,而有些人只能日復一日辛苦地開山挖礦。

    也許你現在熬夜在圖書館復習,也許你現在為考出最好的托福和SAT而一遍遍刷題,也許這樣的你也會有的時候會想:“如果能像他們那樣輕松就好了!”

    但,正如錄取名額被明碼標價一樣,沒有一樣東西是免費的。因為你會慢慢發現,“輕松”才是這個世界最貴的東西。

    就像舞弊案終有一天被揭露,輕松換來的是退學和入獄。

    又或許,為此付出的代價卻是延期的,也許五年,也許十年,也許二十年,也許在他們中年危機的時候。

    或許我們憑借一己之力無法改變我們所面對沉珂,但是抱怨絕不該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

    我們能做首先是對得起自己。既是鉆石,便不辜負鉆石的價值與潛力。無論快慢,我們要做的就是努力打磨自己。這漫長而艱辛的打磨過程,未必就是壞事。

    再進一步,我們還可以為自己遭受的不公待遇積極發聲。大家應當抓住一切向外界表態的機會,向美國社會高呼:我們遇事一樣會為自己發聲。

    別人眼中的你再光鮮亮麗,只有你清楚自己正飽受著怎樣的痛苦,但這痛苦,也只有你自己明白,是自己的勛章。

    ref:

    Boston Globe “What is it like to be poor at an Ivy League school?”

    《一路買進常春藤:金錢、暗箱操作、賄賂與平權法案的故事》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75267234&ver=2009&signature=oigeFhyDZQbbnfGFBHuRJ9zJcwf2mlnTYixEK5F1BuT0P-p9-00KzpCBU7AO5tf6yN0lpuneE3KVfc*hD-Rx7MvuoBhViz9aAx8g0uFR7vi*VNvshBVcaoBLKwXyWND0&new=1

    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imestamp=1575258589&ver=2009&signature=ZRzE1rr591A1GirdlU79RXCyHYgMIAJytgoFA8XPDoeKRhLa9HOuPXyW6q40FZjQxXKShP8Dcmr6h2eRhpC157bo4ITPMti-lfhpqlUgDt9H9CGt2uJkumEwvAnSvd7F&new=1

    https://mp.weixin.qq.com/s/yRdatVnv4eQcJmzggzmE3A

    http://www.dmr95.com/a/238831564_27717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