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饒毅舉報背后的“藥神”:保健品當抗癌藥賣 曾致權健周洋式悲劇

    原標題:饒毅舉報背后的“藥神”:保健品當抗癌藥賣 曾致權健周洋式悲劇

    雷達財經出品 文|長帆 編|滄海

    2018年12月,一篇名為《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的文章,揭開了權健崩塌的序幕。文章稱,女童周洋吃了兩個多月權健抗癌產品,病情惡化,最終死亡,權健卻對外宣傳周洋已經重獲新生……權健束昱輝近日被提起公訴。

    11月29日,學術圈“老炮”饒毅的舉報信流傳。饒毅實名舉報三名科研人員學術造假。雷達財經梳理發現,饒毅舉報的其中一位科研人員,背后資助者呂松濤堪稱一代“藥神”。呂松濤將靠行賄獲批的保健品,包裝成抗癌神藥。而被其公司大力宣傳的多位康復典型,服藥后魂歸黃泉。

    前述抗癌神藥被列入國家級《違法藥品廣告公告》的次數竟超過800次,創造了國內藥品違法廣告之最。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呂松濤投資的新藥(GV-971)有條件獲批,該藥用于輕度至中度阿爾茨海默癥(俗稱老年癡呆癥)。其藥效遭到了方舟子、饒毅等多位重量級人物質疑。

    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的阿爾茨海默癥患者大約4380萬,中國的阿爾茨海默癥患者達到1042.7萬。目前,該藥正在開足馬力生產……如沒有意外,將走進千家萬戶。

    靠行賄拿到中華靈芝寶批文

    公開資料顯示,呂松濤1965年出生于安徽省淮北市,和史玉柱是安徽老鄉,日后二人頗多交集。

    1983年,呂松濤考入東北工學院(現東北大學)工程管理系,研究生繼續在該校就讀,不過改學哲學。

    身學哲學,心系實業。在讀研期間,呂松濤折騰起了汽車報警器委托加工,一番操作下來,到1989年研究生畢業時,呂松濤背負6000元債務。在當年,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研究生畢業后,呂松濤進入了內地一家國企工作,邊工作邊學習企業戰略規劃及管理。

    呂松濤稱,自己一直都有創業理想。1991年11月,呂松濤決定再度創業,帶著懷孕的太太以及全部家當,踏上了南去珠海的火車。

    此時,史玉柱開始謀劃成立公司,在深圳工商局磨了半年都沒有成功。珠海市科委向史玉柱拋去橄欖枝。隨即,巨人集團在珠海注冊。

    “一到珠海,(就覺得)珠海真像個漁民村啊,一個城市總共才一個紅綠燈。”史玉柱回憶。

    雖然珠海條件一般,但呂松濤和史玉柱都獲得了巨大的發展。其中,呂松濤盤下了朋友低價出讓的4個鋪位的大排檔,很快發了一波小財。

    呂松濤認為,經營大排檔并非長久之計,以10萬元的價格將經營權轉出。隨后將錢投入炒地皮以及股市,呂松濤個人資產增值20倍。

    據呂松濤回憶,自己隨后與珠海一位朋友合資成立了一家公司,并于1994年將公司遷往上海。

    雷達財經調查發現,呂松濤口中的朋友為老鄉史玉柱,合資成立的公司為上海巨人集團。

    上海巨人集團成立后,呂松濤迅速擴張,收購了一家欠債兩億元的公司,公司項目涉及房產、制藥、食品、計算機等,形成資產五億元規模的公司,但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為負債。

    在央視對巨人集團創始人史玉柱做的一期專訪節目中,史玉柱曾提到,當年在珠海創業的同鄉呂松濤落了難,便借給他500萬。

    1996年,由于巨人大廈投入巨大,加上保健品售賣不順,史玉柱資金鏈斷鏈。上海巨人集團也受到波及。

    “二十多家金融機構索債,曾一天內有十三張傳票,非金融機構甚至到家里討債。”據呂松濤回憶,到了1996年12月,呂松濤剩下8800萬元債務、五萬元現金以及一個藥品的銷售代理權。

    除夕之夜,呂松濤在黃浦江畔徘徊良久,想一死了之。

    呂松濤不知道的是,不到一年,自己就迎來翻身,而且是一個大翻身。

    呂松濤翻身靠的產品是“中華靈芝寶”,該產品的發明人是陳金生。按照綠谷方面的介紹,1994年,陳金生發現了靈芝提取物對體外癌細胞端粒酶活性能起破壞作用。1996年“中華靈芝寶”研制成功并獲得生產批號。

    綠谷沒說的真相是,該產品的批文靠行賄獲得。

    1996年2月6日,陜西省明德制藥廠向陜西省衛生廳打報告申請“中華靈芝寶”陜衛藥健字號。2月15日,該藥廠向時任陜西省衛生廳藥政處處長趙斯安行賄,次日即獲得了批文。其間沒有做藥理藥性、毒理毒性和臨床試驗。

    當年5月15日,趙斯安再度收受上海巨人集團出資、陜西省明德制藥廠送上的現金。加上2月份那次,共收受1.5萬元現金。

    上海巨人集團和明德制藥廠,負責人都是呂松濤。隨后, 上海巨人集團后更名為上海綠谷集團,陜西明德制藥廠成為綠谷下屬的西安綠谷制藥公司。

    另據綠谷集團網站介紹,該企業正式成立于1997年1月,注冊資金3.98億元,是位列上海市工業集團五十強的大型民營企業。

    多位被宣傳典型服藥后死亡

    據綠谷集團資料,1997年2月,上海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研究所完成的“中華靈芝寶”動物實驗證實:該藥物具有抑瘤作用、保護免疫功能和放化療減毒增效作用。當年7月,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完成“‘中華靈芝寶’對多種培養人癌細胞生長的作用”。結論證實該藥物對多種白血病和人體實體癌細胞具有明顯的抑制作用,并呈現較好的量效關系。

    雷達財經根據中國知網查詢發現,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的研究員蔣超、丁建以及綠谷集團的魯遠望曾在1999年2月發表《中華靈芝寶及其主要成分對鼠肝臟脂質過氧化的影響》一文,文章得出的結論是中華靈芝寶具有抗氧化作用 ,這對預防衰老、抗癌、防癌等有積極的作用。

    論文中的抑制作用,到了綠谷的宣傳中則變為:中華靈芝寶對肺癌細胞株抑殺率 93.3%; 對白血病細胞株抑殺率為 94.6%;對胃癌細胞株抑殺率 95.7%; 對結腸癌細胞株抑殺率 94.1% ……臨床總有效率達97%。

    既然產品這么好,收取高價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據南方周末報道, “中華靈芝寶”每盒10袋,售價1590元,每克售價要80元左右。而黃金當時的價格也不過每克90多元。靈芝孢子粉每千克也就300至500元。按最好的孢子粉計算成本,每克孢子粉市場價僅0.5元。廠家謀取了暴利。

    為了銷售中華靈芝寶,呂松濤還創造了“會議營銷”模式,專家現場坐鎮開藥,他們甚至把會場擺在了一些地方政府。

    據中華工商時報報道,該報記者曾參加了中華靈芝寶主辦的“中國抗癌萬里行”活動,活動竟在西安市市委禮堂進行。活動一開始先播了很長時間的中華靈芝寶專題錄像片,接著是專家發言。在陜西抗癌協會一位負責人發言后,中華靈芝寶特邀的抗癌專家李志宏上臺講話,李志宏指出國內腫瘤治療的局限性,然后非常露骨地介紹中華靈芝寶產品和神奇療效。字幕顯示,李志宏的身份是“上海綠谷集團學術中心主任”。

    一番操作之后,主持人宣布接下來進行專家現場咨詢和義診,并“優惠賣藥”。

    史玉柱的舊部,曾在巨人擔任企劃部部長的宋軍北京成立九漢天成公司,專門銷售“中華靈芝寶”。

    種種操作之下,呂松濤很快翻身。據綠谷集團發布的數據,1997年 , 綠谷靈芝系列產品的市場份額占全國靈芝產品市場份額的一半左右 , 月銷售額突破1000萬元 , 這一年綠谷集團被評為中國食用菌行業先進企業。

    有錢之后的呂松濤還對史玉柱進行了資助。據史玉柱回憶,自己向朋友(即呂松濤)借了50萬做腦白金。“這50萬當時對我來講是一筆巨款,因為啥錢都沒有了,我們的員工已經半年沒有發工資了。”史玉柱稱,自己用這50萬做了腦白金。

    最終,靠著這50萬,史玉柱成功翻身,后創建巨人網絡。再度成功的史玉柱開始為巨人還債。據其透露,還給老百姓1.5億中,有4000萬元由呂松濤出借。

    不過,賺錢之后的呂松濤,質疑撲面而來。

    1998年開始,陸續有媒體質疑中華靈芝寶療效。1999年,北京多家媒體集中質疑中華靈芝寶的抗癌療效。綠谷集團的應對之策是,起訴媒體記者,并向中國記協舉報寫稿記者。

    作為中華靈芝寶的發明人,陳金生也在其住所地福建省武夷山市起訴北京科技報,認為該報對其“自封教授”的報道屬于中傷,要求索賠30萬。

    鋪天蓋地的媒體質疑,依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1999年底,呂松濤6位合伙人提出分家,公司迅速跌到賠錢的境地。

    2000年后,呂松濤開始了第三次創業。用六年時間,公司由開始時的一百多人擴大到九千余人,銷售額突破二十億元。

    第三次創業的呂松濤,依然將抗癌作為中華靈芝寶作為主打賣點,多地政府部門出手打擊。

    2001年6月12日,“中華靈芝寶”先后被列為上海、江西兩地工商部門的查處對象;2002年3月16日,“中華靈芝寶”在福州舉辦“防癌抗癌新成果學術報告會”被當地執法部門至現場予以取締;2002年4月23日,“中華靈芝寶”在長沙舉辦的一個“交流會”被湖南省工商局予以解散……

    2002年,《南方周末》出手對中華靈芝寶進行揭露。

    報道披露,檢察官劉運毅為了給母親治療癌癥,花了6萬多元購買“中華靈芝寶”,劉母邵澤蘭成為“中華靈芝寶”的廣告宣傳人物。結果宣傳兩個月不到,劉母去世。2002年春節之前,劉運毅自掏路費請法院起訴綠谷集團,拿到了25440元的賠償。他說,這只夠他一年來打這場官司的費用。

    據中華工商時報調查,西安市八府莊小學教師張茜花也是中華靈芝寶宣傳人物,宣傳稱其被下了病危通知書后服用中華靈芝寶,非常見效,然而距離宣傳剛滿兩月,張茜花即因肺癌去世。

    國家有關部門規定,藥健字號產品批文在2002年年底之前全部作廢,2004年元月1日之前將全部退出市場。

    就在外界認為負面纏身的中華靈芝寶將壽終正寢之際,中華靈芝寶拿到了“國藥準字B”批文,并更名為雙靈固本散。

    陳金生再度發表論文,證明雙靈固本散的神奇療效。

    而拿到“國藥準字B”的批文后,綠谷對雙靈固本散宣傳更加夸張。公司自己編印了報紙"中華醫藥"、"中華中醫藥"、"中華中醫藥報",上面充斥著各種神奇案例

    綠谷公司的廣告中還宣稱,該公司產品遠銷美國、歐洲、日本、新加坡等全世界23個國家和地區,有100多萬人使用。上海市藥監部門查實,這些都是虛假宣傳

    作為公司創始人,呂松濤曾遭遇尷尬一幕。2006年3月5日,呂松濤跟朋友一起去拜見南懷瑾。南懷瑾身邊人員聽聞呂松濤的介紹,臉色一變,小聲說“就是他,就是他!”

    呂松濤和南懷瑾在一起

    原來,綠谷公司銷售人員模仿南懷瑾的口吻,在報紙上宣稱南懷瑾吃了綠谷的保健品,并贊嘆效果特別好。當時,呂松濤覺得無地自容。幸運的是,南懷瑾沒有計較。

    南懷瑾雖然沒有計較,但監管部門并未放過呂松濤。據媒體統計,自2001年7月國家建立違法藥品廣告公告制度至2006年底,雙靈固本散(及其原名中華靈芝寶)被列入國家級《違法藥品廣告公告》的次數竟然高達800多次,創造了國內藥品違法廣告之最。

    2007年4月,雙靈固本散的藥品文號因為偽造申報材料被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注銷。

    在這之后,綠谷集團改頭換面又推出了所謂的第三代抗癌產品——綠谷靈芝寶,大肆宣傳這個產品具有治療各種癌癥的神奇功效。

    2008年1月12日,央視新聞聯播對綠谷進行了長達五分鐘的曝光。數百家媒體聚焦綠谷,全國各相關主管部門開始對綠谷嚴查。呂松濤第三次創業降至冰點,整個公司人去樓空,一個相當規模的公司又一次歸零。

    “GV-971”面臨諸多質疑

    “2008年公司轟然倒塌,給了我前所未有的沖擊。這兩年像割肉一樣,把我身上的肉一塊塊割下,空剩一副白骨。隨著公司業務一項項的倒塌,逼得我不得不放下,幾乎被剝奪到殘忍的程度。”呂松濤曾回憶。

    2008年11月,呂松濤去美國“避運”,并進行深刻反思。至當年12月初,呂松濤突然“頓悟”,自己做中醫藥“心不在焉”,一切都是從金錢出發,自私自利,怎能不敗?

    2009年春節回國后,呂松濤立即開啟了第四次創業的歷程,重整人馬,到2012年,整個公司規模超越2006年。

    雷達財經梳理發現,呂松濤再度創業,選擇了與中科院上海藥研所深度綁定。2009年,兩家單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后,中科院上海藥物所時任所長丁健向呂松濤介紹了一個“鎮所之寶”——耿美玉研究員帶隊研發的抗阿爾茨海默病候選新藥“GV-971”。它的作用機制與已上市的5款抗阿爾茨海默病藥以及國外在研的候選新藥都不一樣,具有原創性,已完成Ⅰ期臨床試驗。

    2009年,綠谷制藥的年銷售收入只有1000萬元,卻花了數千萬美元,獲得獲得“GV-971”的全球開發許可權。

    呂松濤與耿美玉進行了長談。呂松濤對她說:“藥物的作用機制我不理解,但我理解了你。”

    企查查資料顯示,耿美玉曾出任綠谷制藥監事一職。而丁健目前依然在綠谷制藥擔任副董事長,同時,丁健還是一家注冊資本近10億的公司的法人代表。

    據報道,綠谷制藥組建了有近百名研發人員的綠谷研究院,從2009年起,將每年銷售收入的10%投入“GV-971”。因為多年保持高位的研發投入,綠谷制藥的薪酬在制藥行業里是比較低,一些人選擇離開。

    2019年11月2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了上海綠谷制藥有限公司治療阿爾茨海默病新藥——“九期一(甘露特鈉,代號:GV-971)”的上市申請。綠谷公司官網發布的新聞稿稱,該藥用于輕度至中度阿爾茨海默病,改善患者認知功能,填補了這一領域17年無新藥上市的空白。這款中國原創、國際首個靶向腦-腸軸的阿爾茨海默病治療新藥,將為廣大阿爾茨海默病患者提供新的治療方案。

    “九期一”樣品

    阿爾茨海默癥俗稱老年癡呆癥,一旦患病,人的記憶力、思維判斷能力等會像被腦海中的“橡皮擦”慢慢擦去。目前,不少聲音質疑“九期一”的臨床試驗太短。

    打假斗士方舟子也發文質疑,認為主持該藥研發的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耿美玉被發現有多篇論文數據造假,擅長用中國生物醫學研究人員最擅長的用 PS大法代替實驗。這樣的公司、這樣的研究人員研發出的全球首款新藥,讓人難以相信。

    方舟子還表示,阿爾茨海默病發展緩慢,一種試圖治療它的藥物是否對其有效,需要長期服用、觀察才能確定。國際上做阿爾茨海默病新藥三期臨床試驗通常要讓試驗對象服藥長達四、五年,而“九期一”的三期臨床試驗居然只做了9個月(36周)就認定有效。

    雷達財經獲得的一份饒毅“舉報信”顯示,其中一位被舉報的科研人員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的耿美?,其作為通訊作者發布的?章 (Wang et al CellResearch 29:787-803),號稱其發明的藥物 GV971 能夠通過腸道菌群治療小鼠的阿爾茲海默癥。饒毅認為,這篇?章不造假是不可能的。為此,饒毅實名舉報, 請國家自然科學基?會為中國科學界洗刷恥辱。

    耿美玉所在的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回應稱,網上近期有兩次出現質疑耿美玉論文造假的信息,藥物所對此高度重視,已組織專家進行初步核查。根據初核的結果,唯一涉及阿爾茨海默癥新藥GV-971的研究論文(Wang et al Cell Research 29:787-803)不存在學術造假問題。

    盡管面臨諸多質疑,綠谷公司宣布,11月7日“九期一”在位于上海青浦區的生產線上投產,并將于12月29日前把藥物鋪到全國的渠道。上海浦東新區提供了40畝地用于“九期一”產業化,新工廠今年內就會動工,如果三年能夠完成建設,可以滿足每年200萬患者用藥量的生產、銷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