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張云雷德不配位連犯眾怒

    原標題:張云雷德不配位連犯眾怒

    曾因拿“汶川、玉樹地震災難”當做包袱調侃而遭到大眾批判和執法部門處罰的德云社相聲演員張云雷,近日又因一段以低俗語言褻瀆京劇表演藝術家李世濟、張火丁的演出視頻而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11月26日,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發表聲明,譴責張云雷、楊九郎的不當行為,同時要求他們公開道歉;11月30日,張君秋京劇藝術研究會也發表《致“德云社”張云雷》,支持中國京劇程派藝術研究會的正當要求,希望張云雷搭檔二人公開向梅葆玖、李世濟、張火丁三位老師及其家人道歉。同日,中國曲協相聲藝術委員會也對此發聲,表示強烈憤慨并予以嚴厲譴責。

    其實,京劇常被相聲演員作為“包袱”使用。不僅相聲前輩經常會在相聲段子中加入大量戲曲元素,而且就是李世濟先生在世的時候,不少相聲演員都在表演中模仿她的藝術特點。無論是李世濟本人還是廣大觀眾,對此都沒有過異議,都給予很寬容的態度。但這一次,張云雷、楊九郎的表演之所以引起社會公憤,讓人難以忍受,是因為他們用低俗的語言給已故京劇表演藝術家李世濟和當紅程派名家張火丁起外號,再次跨越了底線,觸犯了公德。

    相聲作為一門生長于民間、植根于大眾的藝術,有其通俗的特長。但它的俗不是沒有底線的,就連在舊社會,講究點兒的藝人如果要在段子中使用“葷活”,也要看看坐在下面的有沒有堂客女眷。而如今,在這個越來越重視尊重女性、兩性平等的時代,張云雷、楊九郎作為擁有很多女性粉絲的公眾人物,卻以極惡俗的下流語言調侃女性,尤其還侮辱德高望重的前輩藝術家,難怪會引起社會公憤、行業譴責。

    相聲是讓人笑的藝術,但如果是通過庸俗低俗惡俗的方式,那就無法稱之為“笑的藝術”,更難登大雅之堂。新中國成立后,相聲前輩們為相聲的健康發展做出了巨大努力和貢獻。相聲大師侯寶林當年就帶頭凈化相聲語言,提高相聲審美趣味,他拋棄了過去相聲中粗俗低級的非藝術成分,改編了許多傳統節目,去其糟粕取其精華,使之“化腐朽為神奇”,面貌煥然一新,也使原本社會地位低下的相聲演員能夠走上藝術殿堂,贏得尊重。侯寶林曾說,相聲在擺地攤表演的時代,其中有不少很臟的語言,后來他們上了舞臺,就把臟話和罵人的話都去掉了,“我改了以后,我的觀眾也接受了,支持我了,而且喜歡我了,都說聽侯寶林的相聲文明。”

    然而,現在一些只知流量和票房,不懂藝術和德行的相聲演員卻重拾糟粕且不以為恥,反以為樂。如今的相聲戲園子里,像張云雷、楊九郎這樣“開黃腔”“打擦邊球”的年輕相聲演員不少,他們的所作所為,不僅有損自己和社團的名譽,引起觀眾的強烈不適和憤怒,也會嚴重影響本就不夠景氣的相聲發展。難怪有曲藝從業者感嘆道:“相聲能夠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再走回頭路,那可是死路一條啊!從業者應該時刻感恩和珍惜,萬不可不自尊自愛,自墮身價,也影響整個行業的發展啊!”

    孔子云:“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張云雷的“火”并非因為其技藝精湛,更多還是由于包裝和炒作,這樣雖然吸引了不少觀眾,帶來了不少流量,但他的一些粉絲在宣傳他時竟然聲稱“張云雷帶火張火丁、拯救京劇”,這些無腦言論和演員的自我膨脹,都使得很多觀眾非常反感,也為他的不斷出事埋下了“雷”。

    張云雷的現象不是個案,也不僅出現在相聲領域。縱觀這些年演藝行業甚至各行各業,不少人出現站得高、摔得狠,從大紅大紫到聲名狼藉的情況,都和從業者缺少文化底蘊和道德意識,只在乎名利虛榮而忽視人品修養有關。因此,對張云雷的批判和譴責,也是社會對整個演藝界和公眾人物的迫切要求,希望每一個從業者都能自尊自愛,重德重藝,謙卑為人,勤懇從藝,多加強自身文化修養,多為社會樹立正面形象,多給世間留下優秀作品,才是對自己和對社會都最有益的追求。(王潤)

    (責編:郭冠華、丁濤)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