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4yn5e"></menuitem><nobr id="4yn5e"><address id="4yn5e"></address></nobr>

<nobr id="4yn5e"></nobr>
  • 被饒毅舉報的院士裴鋼:困于眾所周知,何談科技創新

    原標題:被饒毅舉報的院士裴鋼:困于眾所周知,何談科技創新

    中國科學院院士裴鋼

    近日,一些突發的網絡輿情讓中科院院士裴鋼被動成為焦點人物。

    12月2日,圍繞著科技創新與常識的關系以及如何打破常識、實現創新等話題,《中國科學報》記者對裴鋼進行了專訪。

    中國科學報:你怎么理解科技創新與“眾所周知”的常識之間的關系?

    裴鋼:

    常識經常是我們“眾所周知”的事情,常識也是在不斷發展變化的。而科學研究的目標是探索未知,這個過程往往需要打破已有的常規和常識,而新的科技成果就是我們“新常識”的來源。

    比如,歷史上,“日心說”打破“地心說”,重塑了人類的宇宙觀;“進化論”顛覆上帝造人假說,重塑了人類的生物觀;愛因斯坦突破牛頓力學的框架,革命了我們對物理學和宇宙的理解;我國創新性的用砒霜治療白血病,將不可思議化為可能。

    可見,探索科學未知的過程中,突破所謂“眾所周知”常識的禁錮,實現創新,往往孕育著科學、文化、乃至文明的巨大進步。

    中國科學報:那么,“眾所周知”的常識會對科技創新產生不良影響?

    裴鋼:

    科技創新總在實踐中發展,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不是唯常識或唯書本知識。

    不可否認,常識中也包含許多科學道理,因此,創新過程中,一般情況下不能簡單違背常識。

    但是,應當注意的是,常識中經常存在需要與時俱進的地方,一味墨守成規難以促進科學進步。

    科技創新講究證據,這就是講科學與一般講常識的不同之處,更是科學與偽科學的分水嶺。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過程中,要求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證據是科學的生命線。

    中國科學報:你上面說的是一般規律,那么,中國的情況如何?不敢打破常識是讓中國科技創新不足的原因嗎?

    裴鋼:

    科技創新的種類很多,一般包括原始性創新、集成性創新、消化性創新。

    回顧科學發展的歷史,可以看到大多數創新是在前人的肩膀上取得,原始性創新數量最少,也最為艱難。

    但是,原始性創新往往能帶來所在領域的重大突破。當前的中國急需原始性創新。

    原始性創新實現的是從0到1的突破,是具有革命性的突破,這需要多年如一日的堅實投入,包括資金、人才、政策、創新環境和文化等諸多方面,否則原始性創新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這樣看來,原始性創新當然需要突破思想禁錮,敢為天下先。

    諾貝爾獎能夠從一個側面反映世界各國原始性創新能力。

    2001年日本提出“50年30個諾貝爾獎”的計劃,截至今年日本已拿到將近20個諾貝爾獎,目標已經過半,這與堅持長期投入和改善創新環境密切相關。

    中國科學報:對提升我國原始性創新能力,你有什么建議?

    裴鋼:

    近年來,我國的科學技術的發展已經取得了世界矚目的長足發展,應該認真總結我們的經驗和學習其他國家在科技創新方面的長處,積極鼓勵科研工作者打破常規,敢為人先、敢為天下先,進一步完善有利于科技創新的生態環境。

    同時,加強學術規范管理和倫理道德建設對提升我國科技創新能力至關重要。

    一方面,科研人員要嚴以律己,將追求真理、探索未知,為國為民作為科研目的;另一方面,要嚴格建立規范學術不端行為的舉報和查處程序,嚴肅處理造假事實責任方,防止不作為和炒作,以創造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良好科技創新環境。

    (原題為《裴鋼院士專訪:困于“眾所周知”,何談“科技創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天天射,婷婷我去也,俺去也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姐妹综合久久第八色